全国统一服务电话: 21022909

新闻资讯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动态 > 新一轮土改运动,关更大的门打更多的狗?

公司动态

新一轮土改运动,关更大的门打更多的狗?

发布时间::2018-02-27

作者说的一切看似都是真的,但蝇贪真的能打完吗?毕竟老虎即将灭绝,而苍蝇永远千年。至于建设新农村是否是存放资金的最大的池子,咱不关心,咱看到的更多的是不少地方关门打狗的壮举。不信,就对照一下下面的那个招商引资的人们的呐喊对照看一下,或者结合郑永年的《农村的集体组织经济是谁的经济》再想一下。如此看来,也许这次新一轮农村土改不过是将门扩的更大了的一次打狗运动而已,当然如果这条狗表现的很忠诚很友善只会摇尾乞怜的除外!

§ 聚散因果

年终于过完了。目送亲友们渐行渐远,心头突然涌上一丝恋恋不舍,孤单单的身影后心情寂寥。但旋即莞尔自嘲,四十大几的人,什么时候变得多情起来了?一岁年龄一岁人,几度春秋几度心,南怀瑾老先生真算得上是勘透世情的彻悟者哇。

长假期间,阖家团聚,不忍心谈论过于现实乃至沉重的话题,当然更不会迎合那些肉麻的阿谀自嗨,索性闭上眼睛和嘴巴,偶尔在小朋友圈里冒个泡互动娱乐下。年年岁岁花相似,春回大地,一切重新回归秩序,一切重新回归惯性。一切都是因果,该来的终究要来。开年第一篇信马由缰的鸟文,只为送旧迎新。

§ⅰ 小康社会

当前正在发生的,源自N个5年前的布局,而明天即将发生的,源自昨天的布局和今天的行动,对个人、对国家而言莫不如此。只有看懂了历史和当下,才可能前瞻未来。建议一些只想伸手要答案的朋友,仔细揣摩下这段话,否则即使别人告诉你一些结论,你会相信、你敢相信吗?譬如说房子,又譬如说美元。

纵观上下两千年,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贯穿至20世纪上半叶,连年烽火后山河破碎、满目疮痍。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对于一个占地球1/5人口的国度来说,还有什么比吃饱饭更重要的事情呢?是以,农业始终是不可动摇的第一产业。

此后历经30年‘社会主义伟大实践’,至70年代末历史发生转折,『建设小康社会』的说法,哦不,是战略构想大饼出炉。30年改开出口创汇,腰子渐硬、底气渐足,于是2012年18大报告中,明确喊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口号。

不要小看一字之差,从『建设』到『建成』云泥之别!这意味着继承者肩负的历史责任被清晰量化,从而再无推诿余地,因为『小康社会』是有具体度量指标的。

首先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3千美元,这是最硬的指标。剩余9个标准依次是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万元;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8千元;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占个人消费支出的比重,国家越穷系数越大】低于40%;城镇人均住房建筑面积30平方米;城镇化率50%;居民家庭计算机普及率20%;大学入学率20%;每千人医生数2.8人;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率95%。

粗看之下,这一串数字目标似乎并不算高,东部、南部省市甚至不屑一顾,结合通胀放眼全国呢?笔者不敢信口开河。截至2018年春节,为一日三餐发愁的农村群体还有多少?搜索引擎不止一个,百度不到的真相可能令大多数人默然无语。

农业、农村和农民,三农问题屡屡成为开年中央一号文件,答案就在这些数字里。

§ⅱ 瘸腿输血

事实是,从1982到1986年,中央连续5年发布以农业、农村和农民为主题的一号文件,部署农村改革和农业发展。看到这里有人要问,那为何此后就中断了呢?

众所周知,1978年12月的11届三中全会,把阶级斗争大纲生生扭转到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彼时高层思路是这样的:首先发展农业,一来解决好吃饭问题,二来解放农村劳动力,藉此发展乡镇企业并作为跳板,从农村经济改革过渡到城市体制改革,实现城市经济大发展。代价是农村补贴城市,手段是工农业剪刀差。

从1978年到1984年,农村经济改革只持续了短短不足6年的时间。1984年10月,12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迫不及待将改革重心、精力和资源由农村转向城市,此后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农村题材迅即淡出。

1984到2002年粮食连年丰收,收购价格却步步下滑,农民卖粮难成为社会问题。连年增产不增收,极大挫伤了农民种粮积极性,而此时工业品价格却在通胀推动下连年上涨。人为造就的工农业剪刀差,迫使农民为了增加收入,只能选择进城打工,人力资源、金融资本舍弃农村涌入城市。政策设计者欣然目睹了这一切。

中国毕竟是个农业国家,特殊历史条件下,农村向城市输血只为完成工业化,当城市工业制造业和服务业蓬勃发展的时候,就应该向所有西方强国做过的那样反哺农村。现实非但没有如此,2003年房地产反而成为了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城市制造业升级之血被房地产吸噬,而嗷嗷待哺的广袤农村又一次沦为了‘输血者’。

21世纪以来,农业产业环境变得越来越不妙,农民收入增幅长期低于GDP增速,甚至一度徘徊在4%以下,城乡发展严重失衡恶果呈现,GDP长期靠瘸着一条腿的城市经济拉动,经济增速也从两位数高速增长一路下滑至保8、保7、保6……2020年全民小康的目标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一条腿走路的瘸子,注定无法走远。

§ⅲ 特色玩法

小圈子里的朋友都知道,笔者解读经济政策,切入点经常是特色市场经济的基本玩法——让各级政府和国企主导投资话语权,通过投资拉动经济增长,顺带让庞大的体制内群体‘心满意足、心甘情愿’地为人民服务,并保证直接创造财富的群体有体力继续创造财富。通过投资换取巨额外汇,小心翼翼地维持着本币发行。

特色经济核心就是有能力继续投资,而只要投资就需要钱,钱来自哪里?当然是印钞机。印钞机印多了就会造成通货膨胀,那么如何一边印钞扩大投资,一边控制通胀持续印钞呢?这就需要吸纳货币的池子。笔者此前撰文多次讲过,过去和现在一直沿用的货币池子就是股市和楼市,前者靠蒸发,后者靠固化或者说冻结。

问题是,截至2017年末,M2已经达到168万亿,如果2018年3月两会定下M2增速为10%,那么到2018年底就是185万亿;反观GDP呢,2017年GDP总量83万亿,即使还能勉强保持住6%的经济增速,2018年底也不过88万亿。M2/GDP呈越滚越大趋势,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滚下去,出问题就成了早晚的事儿。

不发新币投资,经济停滞;继续发币呢,楼市饱和,单靠股市无论如何也吸纳不了滚滚货币洪流。怎么办呢?终极手段是人民币国际化,像美元那样让全球分担我们的通胀,而这显然非常、非常难!在做到这一步之前,就需要在股市和楼市之外,寻找到更新的、更大的货币吸纳池子,数来数去只有盘活农村土地。

简而言之,2018年农村土地确权结束,赋予其流转、抵押、买卖的权利,将股市和楼市溢出的巨量资金引入农村土地,一方面避免社会游资冲击国家外汇,另一方面避免流入民生市场拉高通胀,最后造就一个庞大的农村消费市场,通过消费助力GDP增长,一举三得。土地承包权和产权到期后呢,仍旧归属国家,循环往复下一轮买卖。回忆下历次土地改革的历史,分分合合一脉相承。

§ⅳ 乡村振兴

思想脉络厘清了,再观察行为就可以心领神会。2018年2月4日,《中共中央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正式发布,这是自2003年《关于全面推进农村税费改革试点的意见》后,中央一号文件连续第15年聚焦三农。结合川普政府频频就外贸问题发难的国际局势,2017年19大尘埃落定,高层一统思想后,布局农村的战略再无掣肘。没有大的意外,未来N个5年,就玩农村土地了。

简单做个归纳。党国之所以大张旗鼓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因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传统三驾马车投资、出口和消费都已疲态尽显、后继乏力。稳增长从来都是命根子,高层迫切需要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想想看,一边要找到新的经济增长引擎,一边要弥补城乡差距短板,交集还有比振兴乡村更理想的出路吗?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要问,你所说的政府举债投资、血汗工厂出口创汇两种经济增长模式不可为继,这些俺懂,也知道在金字塔型社会结构下,靠提高全民消费能力拉动经济增长不现实,可这些之外,国家不是一直在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吗?

一带一路能解近渴不假,可以在短时间内消耗大量基础设施产能。但问题是,谁来投资?国企。投资后效益如何?看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那些德性,你拿着钱去投资它们的基础设施,人家当然欢迎,可想赚外汇拿走,谈何容易?别的不多说,如果真有那么好的投资机会,西方国家难道不会搞基建?能坐失良机?呵呵。

一言以蔽之,在投资和出口拉动经济增长模式同时遭遇瓶颈,在藏富于国还是藏富于民二选一无比清晰的历史时期,振兴乡村已成为避免经济停滞的最后选项。

§ⅴ 资金命门

押宝乡村振兴战略,既顺应了民意,又可以维持小车不倒向前推,似乎所有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那么,是不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真的就能够包治百病,最起码能在传说中的本币国际化之前一直维持经济增长呢?理论上来讲还真是可以的。

但是,任何投资都需要资本驱动,启动乡村振兴战略也不例外,没有资金就是纸上谈兵。而当下的现状是什么呢?城市和农村经济发展长期不平衡,导致金融资本始终盘踞在城市投机,农村长期以来一直在越穷越缺钱的泥淖中苦苦扎挣。

众所周知,农业投资规模大、风险高、回报慢……面对超过3万亿的三农金融缺口,一号文件信誓旦旦『要确保财政投入持续增长』但说和做是两回事,作为传统投资主体的政府和国企,在金融严监管的当下,自身债务问题越来越放大,根本就无暇他顾。吸引惊弓之鸟的民资投入吗?投机VS投资?民企绝非人傻钱多。

错过机会就不要埋怨惩罚。遥想2003年,如果不是房地产成为支柱产业,而凭藉城市体制改革创造的巨额财富反哺农村,今天的光景断断不会如此凄凉。亟需鸡生蛋续命,又缺少孵化出鸡的蛋,这个横亘眼前的矛盾挥之不去。

历史拒绝假设。乡村振兴受困于资金匮乏,终究还是要依靠非常规特色手段解决。

§ⅵ 扫黑除恶

1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细读条文,很多媒体其实都注意到了,之前一直宣传的『打黑除恶』,这次变成了『扫黑除恶』,如同『建立』和『建成』小康社会,一字之差,同样是天壤之别。

『扫黑』显然比『打黑』打击范围更广,涉及人群更众。更核心的是,打黑强调的落脚点是社会治安,而本次扫黑呢?强调的是精准打击。《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中的这段描述非常耐人寻味——

『要依法、及时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综合运用追缴、没收、判处财产刑以及行政罚款等多种手段,铲除黑恶势力经济基础』仔细揣摩这段话,让人冷汗直冒,打击重点对准的是黑恶势力的不法收入。醉翁之意,在乎的是山水之间。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渐次铺开,结合农村金融的窘迫现状,此次扫黑除恶行动的意义恐怕远不止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举个栗子,国有建设用地招拍挂制度实施以来,巨额财富来路不明者群体……对于这种人民群众切齿痛恨的黑恶势力,为民除恶的同时还可收获官声一举两得,相信有关部门是有动力的。不多讲。

§ⅶ 长久之计

综上所述,振兴乡村最亟需的是资金投入,就如同一带一路之于产能过剩,扫黑除恶之于农村金融,作为偏方偶尔用一下可解燃眉之急,但长期来看,发展农村金融必须配套长久之策。

首先必须加大政府财政的投入力度。在僧多粥少的局面下,果断拿掉那些只要面子不顾里子的形象工程,那些只为消化产能、拉动就业的劣质资产创造,包括国内的和国际的。面子充其量只是一块遮羞布,并不能当饭吃,而用钱买来的遮羞布,人家随时可以扯掉而让你春光外泄。看看那些今天拿到援助兴高采烈,明天得寸进尺翻脸无情的鲜活事例,令人唏嘘。

其次就是大力发展农村互助金融。通过重拳出击高利贷、私债等困扰农村多年的痼疾,降低民间小微型金融机构的门槛准入,加大对这些小微金融机构的政策扶持力度,而不是说得好听没有半点实惠。

综观任何农业强国,从稚嫩小鸡到生出金蛋,从来没有杀鸡取卵一蹴而就,而是需要一个精心呵护的成长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只要营养和耐心足够,农村金融实现自给自足、自我发展是迟早可期的。能不能等得及呢?拭目以待吧。

公众号『阿甘看天下』,一扇透过现象洞悉本质的窗口,专为财经小白量身打造。备用号『阿甘财经视点』往期被删除文章,尽在文章标题下二维码的小朋友圈。

新县招商骗惨多家企业,一老板厂门口引爆炸药自杀

郑智银于 2018/2/26 21:16:51 发布在凯迪社区>猫眼看人

王新言生前照片

 (以下举报内容是根据企业主们的陈述由楼主执笔撰写,并经企业主代表审核)。

我们这些设在河南省新县沙窝镇的石材民营企业,都是通过信阳市历届茶叶节招商引资签约引进的投资项目,每家企业投资都在三千万元左右。建厂前期,当地政府信誓旦旦的承诺我们可享受招商引资方面的各项优惠政策,并积极履行协议中的义务,通过协调帮助我们依法办理了花岗岩开采加工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釆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等相关行政立项手续。林业部门还帮助我们企业的矿山在开采前全部办理了临时使用林地许可证,并收取森林植被恢复费。

但随后当地政府的做法却是我们所始料不及的。我们的企业与当地政府招商引资的签约时间,虽多是在2009年底到2011年间,可因为办石材企业牵涉到征地等原因,企业多为2012年底甚至更晚才上马。当年年底到2013上半年,因自然灾害导致我们的工厂无法正常开工,紧接着就面临当地政府旷日持久的整治。2013年8月,新县政府以规范矿产资源开采加工秩序为由,成立了金属非金属矿开采加工综合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要求全县矿山企业按照“清渣、分层、护坡、绿化”的原则对矿山进行综合治理。在两年多的综合整治时间里,我们每个企业都勒紧裤腰带,亳无怨言各自投入200多万配合政府工作,且都通过了整治办及新县县委县政府领导和专家的验收。在此期间,我们工厂没有生产,原有的采矿权证证载量又几乎没有开采,可釆矿许可证却过期了。石材加工企业与矿山企业互为依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新县意识到导致各企业釆矿许可证的过期,政府的责任不可推卸,于是就以红头文件的形式,于2015年底出台了新县花岗岩整体釆矿权出让方案(新政文[2015]78号)。并允许我们年过可以正常生产了。年初受大雪天气影响矿山企业一般都无法开工,直到2016年4月份后,各企业陆续生产,但好景不长,当年7月27日,县政府又突然向县供电公司下发通知,要求对沙窝镇9家石材开采加工企业停止供应生产用电。

新县政府告知我们,之所以停电是因为中央环保督组接到举报,但所谓举报的事情其实当地政府和企业都心知肚明。当时中央环保督察组刚好进驻河南,传言为了搞旅游项目,新县有领导按排现任沙窝镇朴店村书记唆使当地村民实名举报的。后经市县两级环保部门联合调查,中央环保督察组转办清单中所列的三起污染事件全不属实。而所谓的盗采滥挖矿产资源,更是子虚乌有的事。我们采矿权证证载量使用很少,过期责任又在于新县政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五十条规定,许可人需要延续依法取得的行政许可的有效期的,应当在该行政许可有效期届满30日前向作出行政许可决定的行政机关提出申请。行政机关应当根据被许可人的申请,在该行政许可有效期届满前作出是否准予延续的决定;逾期未作决定的,视为准予延续。何况之前新县政府还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出台了新县花岗岩整体釆矿权出让方案(新政文[2015]78号),承认了企业的开采行为具有合法性。

我们对新县政府上述出尔反尔的做法很是不解。我们每家企业投资都有二三千万元,这钱大多是东挪西借来的。多年来几乎没有生产,别说自身的投资已血本无归、甚至已倾家荡产,企业资金链的断裂,银行催贷,场地租金,农民工欠薪,供货违约,象雪片一样的法院传票,踏破家门的讨债人,冥冥之中仿佛预示着我们的面前也许只有一条死路。不仅我们每个人都想到了轻生,我们中还真的已经有人先行一步——

2016年7月工厂被停电后,新县朴店石材厂老板王新言多次找政府协调未果,政府工作人员跟老百姓说厂子要关了,赶紧找老百姓要钱,此言论一出,当地百姓、工人、供货商和借款人蜂拥而至,逼企业还钱,王新言感到绝望,于2016年11月27日在朴店石材厂门口引爆炸药自杀身亡。朴店石材厂安装了监控视频,可能考虑到此事件影响极坏,监控主机很快被警方取走。死时,王新言年仅39岁,而且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我们中间的每一个人不禁都油然而生一种悲愤之情。

如果问题是出在我们自己的身上,自然怨不得别人,苦果只能自己吞下,但新县政府招商引资时说一套,过后却违背了当初的种种承诺,那就不是什么招商引资,而是一种“骗商骗资”了,这与“骗子”的本质没有什么两样?更让人愤怒的是,既然不让我们继续干了,为何还让我们投巨资整改?这背后的原因耐人寻味。

王新言事件后,其家属多次上访河南省与信阳市及新县政府,认为王是被政府逼死的,要求讨个说法。我们也不断上书说明各自企业目前已陷于绝境,每个家庭都负债累累,请求政府高抬贵手,以避免王新言的悲剧重演。有关部门对我们的处境都深表同情,得到的答复也都是可以让我们恢复生产。信阳市主要领导对此还批示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既然政府答应企业可以复工,王老板已经走上了不归路,活着的却还要生存。为此,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其悲痛欲绝的家人呆在新县四个多月后,总算息访回到老家。可谁知,政府还是始终不给我们的企业送电。此后的日子里,我们每次到衙门,总是碰了个软钉子。经再三追问原因何在,新县相关部门领导才告知我们,吕书记不点头他们也没办法。再追问吕书记为何不点头?他们还明确告诉我们,是因为我们的企业处于信阳市黄缘闭壳龟自然保护区内的新县辖区内。这让蒙在鼓里的我们恍然大悟!王新言为什么会被逼死,我们的一个个企业为什么活不下去?

相关资料显示,缘闭壳龟省级自然保护区建立于2004年2月,保护区面积为123260公顷,自然保护区跨越浉河、新县、商城、罗山、固始五县区。为野生动物保护类型,主要保护对象为黄缘闭壳龟,该物种已被列入中国国家林业局2000年8月1日发布的《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明知黄缘闭壳龟自然保护区内不能办企业,新县政府却为什么拍着胸脯,挖了一个坑让我们跳进去?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新县县委书记吕旅,从2011年6月起就担任新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第二年就担任县长。如果是一个有良知的官员,明知黄缘闭壳龟自然保护区内不能办企业。早就应该阻止拿自然保护区内的矿产资源搞什么招商引资?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还在其县长任内主导成立了所谓的金属非金属矿开采加工综合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并承诺给企业办证。经过近三年的折腾,弄得我们一个个债台高筑,企业整治好了,升任新县县委书记的吕旅,却反阻止新县的职能部门为我们企业办复工的相关手续。这不是存心是什么?不知是不是一种巧合?朴店石材厂老板王新言引爆炸药自杀身亡的当月,新县县委书记吕旅就获选“2016年中国乡村旅游年度人物”。据新县政府官员透露,因他“立足好山好水好生态”的政绩显著,马上就要升迁了。若果其如此,说是鲜血染红的顶戴都不过分。我们不禁要问旅书记和新县政府:我们应政府招商引资之邀约,满腔热情来新县投资,难道就应该落得这样悲惨的下场?

诚信乃立国之本,政府诚信则是诚信社会的基石。我们认为,就算黄缘闭壳龟自然保护区内不能办企业,“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也是新县政府,也应该对我们的企业损失进行合理补偿。2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北京出席民营企业家迎春座谈会,强调,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是坚持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内容。各地区各部门要优化营商环境,稳定政策预期,依法维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为民营企业发展创造良好条件。汪洋副总理的话言犹在耳!我们希望新县县委书记和新县政府也能听得进去。逝者已矣,就放我们一条生路吧!